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武当山玄緣易医养生堂-玄缘子

承办各种道家辟谷班、养生游学班、武术班、祝华英经络班、夏令营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转自武当山玄缘精舍客人的经典文章----精彩人生之行走日志  

2011-11-03 16:23:58|  分类: 玄缘精舍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已经想办法把行走过的地方整理一下,从暑假开始,貌似这种旅途已经持续接近4个月,出去北京和上海的时间较长意外,余下的在西安,杭州,长沙还有山东串。妈妈说我是个不安分的人,内心不安,表面装作不在乎。一些最近的日志,拿出来,想找些说话的人。兴许。、、
 
 
2010年07月14日   北京 西安 上海 杭州、
 
下了飞机,不觉已泪流满面。
14天时间,
 
延误的航班和气流,让在飞机的日子是如此的难熬,和日本的朋友聊了很久,疼痛感还是依旧。
 
那个日本人赶过来,递给我一瓶水说,说,Nasri,别难过!别难过!他们一齐向我挥手,祝好运! 
 
不忍回头,只是过客,彼此都是匆匆遇见,匆匆分离的。 
 
两个人:一个在旅店酒吧里工作,做很多很多工作,他的手粗糙,他把所有的钱花在摄影与旅行上,为了这次中国的旅行,他整整工作了三年,存钱。工作不好,薪水低,一点点存;一个是刚出校门的学生,梦想做一名旅行记者。 
 
两人拍档旅行,除去来回飞机票,仅一千美金,要去广西,桂林,云南,四川。他们不敢在城市多加逗留,即使逗留也是住在火车,汽车站附近脏的,便宜的小旅馆。 
 
一个的梦想是摄影师,拍各地的风情;一个的梦想是名记,记录各地风情,两人的梦想是开专栏,卖文章,写书,梦想杰克·凯鲁亚克的《在路上》的生活。为自由,为梦想,也为生活! 
 
他们大叫,在我的背后,用熟练的中文,大叫:Nasri!加油!Nasri!加油! 
 
我的眼泪就不争气流出,可又不能回头,我得奔跑,奔跑出那些期望的视线!又那么糟糕!心起伏得厉害,等出了机场,在车站旁,眼泪刹那间就流出来。也不论别人怎么看。 
 
一个人学英语,刚丢了钱包;没有钱,只有那么多,那么多美好的回忆和行走里的笔记,胶卷里的影象。 
 
他们的样子,定格。挥手大喊“加油”的样子!心存感动,恩!不回头!加油!往前走! 

 

图片

于雅思考试教室。北京。

 

图片

 

杭州。小镇。


 

图片

上海。南京路。

 

图片

登机。上海。新郑。


 


 
 
 
2010年08月19日 周记  云南
 
从西安跨界到凤凰。 雅思班的七位挚友。
计划了二十天。
 
一点点走,一个个村落,少数民族,徒步一整天,睡火车附近的脏而破的小旅馆,或睡当地村民家。 
 
小腿走得静脉曲张,酸疼。脚掌老茧横生,有水疱。 
 
赶车,第一次搭路边的货车,从澜沧江到腾冲,从腾冲到香格里拉,从香格里拉到洱海,再到大理。去少数民族居住地,走的是山路,时常一走就是一天。路过了很多的当地的学校,遇到一群背包客,他们在分发背包里的糖果和铅笔,分发给孩子们。小的BALAD胶卷机去记录。 
 
天气不甚很好。下着雨,路况糟糕,搭乘的汽车快飞了起来,左右摇晃,头撞在玻璃上生疼。盘山的公路,事故很多,不经意探头,看见车轮与路的边缘半米不到,不禁倒吸一口气。 
 
到大理。因为疏忽,喆檬的相机落在了旅馆,花了三个小时到苗家的旅馆拿走了遗落的相机,到达大理的时候,另外的七位同学已经安然的睡着了,累了整整的一天,说不出的激动。在洗澡间的外面发现了Sara留得一分凉了的米饭还有自己带的海带,自己狼吞虎咽的躲在洗澡间里瞬间秒杀。
 
和张哲还有阿良人说再见,难过得要死。时间安排的原因,他们要回去。胃疼,问别人要个塑料杯子,张热水喝。 
 
回昆明。机场告别。喆檬和燕子。再见旧友,恍如隔世。 

 

 

图片

 

结婚。

 

图片

街头。

 



2010年10月03日 凤凰·回忆里的故事 

 
Sara走了、Troy也走了,喆檬回家,胖子到来。
突然决定去凤凰,连思考的时间也没有。
还好,在北京终于有了地可以稍微整顿下。在凤凰是喆檬的朋友开的青年旅馆.她给我很好的价格,30元一天,双人床,带电视带空调,还可以上网,IPAD全部是在雅思时候的上课视频,一遍一遍会看。
旅馆最重要的是非常干净。对面是汉唐就把。喆檬的朋友是个广东女孩子,08年大学毕业前来凤凰开了这个青年旅馆,然后赖上了这,她就以两万块价格租了幢当地农民家的房子,装修整顿,从此过上掌柜的生活。 
 
在长时间睡在各式各样气味的床垫上后,一个干净私人的房间对我来说,不亚于天堂. 
 
晚上看着电影,从7点持续的睡眠到上午10点,安适没有噩梦的睡眠对于一个脾气暴躁,对的旅行者来说是非常好的安眠药。 
 
开始有写作的欲望,还有对于影象的。我想会在这方面有所成就,但迟迟未能去做,这是懒惰的基因在身体里作怪。 
 
在凤凰的小县城,遇见一个60多岁的老女人,她穿着旧式的落地长裙,脸上一片污垢,以行乞为生。小的夜宵铺,和当地人一起喝酒,杂七杂八的人,有出租人司机,桑拿店老板,附近酒厂工人,偶尔认识,操各种语言。她走过来,看着我们,眼神呆滞。以为是普通的乞丐,就摸了些零钱给她。她拿着,哆哆嗦嗦地离开了。突然一家伙说到,那个老女人画画很好哩!来了兴趣:什么?!她画画很好?!是啊!以前那片老区没有拆,还有她的画卖哩。她还经常在老房子的墙角,木门上用黑色的墨水画。画的是我们春节经常耍的龙。另一人接到,很喜欢画龙,一画就画一整天,整面整面的墙都是。又一人说,哎呀!是我们当地的艺术家,自从我记事起她就这样了。开始还好,有点清楚,还可以和人说话,现在基本上就这样了。几年都没见她画了。饭店给点吃的,睡也不知道睡哪,我们这边的人也不跟她说话。 
 
听着,有些难过,就跑上去,叫住她,给了十块。我知道自己能帮助她的很少,只能有些伤感地看着她。 
 
离开凤凰,赶着早晨的雨天我们去了湘西,去看某人的画,还有四副据说同治年间的老画,开始下雨。淅淅沥沥,我们在手机的微光里,去寻找那些老城墙,是她的画。有些被新装上的瓷砖覆盖了,只有零星的一点点。有些被恶作剧地涂上了颜料。 
去看望了流传很久的赶尸术,在一群唯物主义人的眼睛里,那只是一些小伎俩罢了。胖子对此产生了很大的兴趣。
 
 
在回来凤凰的那天晚上,右键了那位女乞丐她貌似一下认出了我,却又畏畏缩缩的离开。
我们这些路人,能帮她些甚么呢?心怀诚挚,怀着天赋的人被现实折磨,直至在街头行乞,她或许失望了,所以看人淡漠,眼神呆滞且漠然,最后临别的微笑,却是最快乐的。兴许长时间后终于意识到还是有人愿意与接触。 
 
我们都是无奈的人,因着环境生,环境死罢了。想想,命运真是不可思议残酷的东西。

 

图片

客栈,第一站。

 

图片

 

对面的风光。

 

图片

婆婆、

 

 

图片


长谈。最后一次。

 

图片

最喜欢。

 

 



2010年10月24日。 武当山。

 

这次的旅行是在足球场上而迅速作出决定的。因为考试和BETS面试的问题,没有去凤凰采风,去之前,斗争了很长时间。

 


害怕的是,去了触景伤情,想起,某些人。
少杰,冠宇,我。一个毕业,两个大三,三个不去世俗的人。
第一次以平顶山为出发地,5个半小时的火车,厌倦了火车的慢速和车上的饿百态。3年来,第一次火车。
旅程一如既往的顺利,意外认识了三种动物,猫头鹰,仓鼠,和加菲猫。
少杰是个我很喜欢的人,像极了某位挚友,直,心眼好,想不到大学还是有我喜欢的这种人的。冠宇,一个巨闷骚的人,像极了仓鼠,心眼好,虽然喜欢神经质的思考问题,但是,我喜欢。三个人,因为足球,因为旅行。这次的旅行,武当山,很美好的三天,一起吃,一起玩。
晚上在一间叫做“玄缘精舍”的旅馆居住,原来的名字叫“八仙客栈”,去的时候,已经换了老板,店主的老板是一位道士姐姐,“玄缘子”,很懂得旅行和修道结合的一个人。在她得介绍下,才有了徒步的路线,时间累计4个小时,回来的时候已经7点多。
吞虎咽的吃完饭,和道士姐姐的徒弟喝茶,中间的调侃冠宇,聊了很多的道教文化和冠宇思想的问题,是的一切归于自然。
甘露茶,茗茶,道茶。三种不同的类型,三种人生百态。我一直觉得那位姐姐在向我暗示什么道理,一直问三种茶的味道。事后,我才觉得,一种茶喝的时候索然无味,但是透露的是一种淡淡的味道。第二种甘露茶,很苦,很苦,三杯后,姐姐递给一杯白开水,三杯连续喝,竟然有一种很甜的感觉。
问道武当的旅程很短,但是短而精致,虽然在火车上做了一个鬼使神差的梦,发现忘记带帐篷。到最后的误会,道士姐姐的诚挚。我发现。是的,旅途就是如此。
谢谢通行的两位。
旅途结束后,冠宇在第二天的早晨离开住了一个月的小屋,走的很潇洒,最后自己找了个借口离开,最不想的就是目送朋友坐上远去的公交车,尤其是渐行渐远。少杰说,爷们点,以后也不是不见了。当和冠宇最后击掌的时候,我觉得,不管多久,我会记得你的。
最后,还是我和少杰。只是,少了你。

 

图片

 

三人游。

 

图片

 

喜欢。

 

图片

 

武当。

 

图片

 

冠宇。仓鼠。

 

图片

 

少杰。
行走日志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记录旅途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Nasri 2011.10.31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